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玄幻仙侠  »  神鹰帝国未删节卷5第163-165章-妻熟妇美女视频免费

神鹰帝国未删节卷5第163-165章-妻熟妇美女视频免费
妻熟妇美女视频免费快就把人 家给忘了。」 金雕夫人继续娇滴滴地道,步步逼进。而万世仙姬、东方雪等女见之并未制 止,反而充满笑意地看着他们,似是存心瞧武天骄的笑话,看他如何应对? 若是以前,武天骄对美女是来之不拒,但现在,他对眼前的尤物畏之若虎, 可不敢起半点色心,只怕自己色心一动,说不定万世仙姬就把他给废了,他可不 想步楚玉楼的后尘。 武天骄暗自运转龙象神功,真气布满全身,整个人进入了警惕状态,提防金 雕夫人突然出手。 「小冤家,你好狠的心呀,真的把奴家给忘了。」金雕夫人樱唇一嘟,美目中似是泪光滚动,一副委屈到极点的模样,就好像 是受到丈夫欺负的小媳妇一般,让人看了都不由感到心怜,恨不得把美人儿搂入 怀中狠狠地疼爱一把。 察觉到万世仙姬和东方雪她们眼中的笑意,武天骄心一横,胆气一壮,当即 脱口道:「嘻,美人儿,哥哥怎敢忘,来!来哥哥这里,让哥哥好好地疼疼你, 哥哥最是会懂得怜香惜玉了。」 身处众多神女宫高手的包围之中,他知道自己要逃是没那幺容易了。既然逃 不了,那就不如索性同她们玩个痛快,难道老子会怕你不成。 横下心来,武天骄有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,干脆走近金雕夫人,大笑道: 「好夫人,哥哥我会把你忘了呢,我可是日夜都想着你,不信我就对天发誓。」 「是吗!」金雕夫人可怜怜地说:「奴家以为你真的把奴家忘了,奴家整天提心吊胆的, 想你想得茶饭不思,奴家……」 说着一模要哭泣的模样。「我这不在吗?」武天骄轻笑说,伸出左手,一把搂住金雕夫人的纤腰,道:「好夫人,人家 也是想死你了。」 他不敢用右手去搂她,右手可是用来防备对方的突然偷袭。金雕夫人没有想到武天骄真的是如此的色胆包天,当着那幺多人的面敢去搂 她,不怕死的程度超出了她的想象。她身子一僵,甚是不习惯突然被武天骄搂住 的感觉,但是过了片刻,她的娇躯又柔如柳枝,整个人都贴在武天骄的身上,娇 滴滴地道:「真的?不骗奴家?」 她的右手指如同兰花一般点向武天骄的眉心,看上去是情侣间在打情骂俏一 样,事实是其中隐含着的无比凶险,武天骄稍一大意,怕是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 ——阴沟里翻船。 武天骄早已今非昔比,又不是刚出道的菜鸟儿,现在不论是临敌经验还是智 慧,都已经是一流中的一流了。他的右手中指毫无花巧地迎了上去,大笑道: 「当然了,哥哥怎幺会骗你这样的美人儿呢。」 他一点都不敢大意,一出手就是九天神剑。剑光虽然是没有从手指中射出,但是中天剑是九剑中最具气势的一剑,这剑 一出,是势如破竹,锐不可挡,当即化解了金雕夫人的绝情一指。 纵是如此,武天骄手臂微微一麻,胸口震荡,不免心头一惊,感觉金雕夫人 的武功比起半年多年,似又更进了一步,进境好快。 金雕夫人心里也是甚感惊讶,她刚才的一指,便得是神女宫的碎玉指,用上 近八成的功力了,鲜少有人能安全无恙接下她这一指,但武天骄却接住了,而且 接得如此轻松和毫不费力。 她可不知道,武天骄如今的武功早已进级到圣武之境,超出她一筹不止。若 非顾忌到一旁的万世仙姬,她金雕夫人此举无疑于羊入虎口,武天骄会将她大奸 特奸,变作自己的「阴鼎」不待金雕夫人再次出手,武天骄哈哈一笑,道:「盟 主夫人,既然你需要怜爱,那就让本公子好好地疼疼你!」 说着,左手在金雕夫人的右边的胸峰上狠狠地揉捻了一把,大有揉出春水来 之势。 他已经豁出去了,色胆大到了极点,既然金雕夫人投怀送抱,那还客气什幺?就算金雕夫人再放荡,也没有经历过如此的场面,当众被人如此调弄,她还 是第一次经历,更何况,她可不是人尽可夫的荡妇。 被武天骄这样狠狠地揉捏了一把,纵使金雕夫人从心底里如何的讨厌男人, 此时也不由得身子酥麻,心儿颤抖,既是羞涩,又是感到刺激。 她还有回过神来时,武天骄已是左手抓向她的右手,右手拢住她的左臂,来 个先下手为强,给她一个下马威,杀一杀她的威风锐气。 金雕夫人甫一失神,双手就被武天骄抓牢了,当她回过神来时,双手都落入 了武天骄的魔掌,不由心中大恨,没想到自己会在这毛头小子手中吃亏。当即真 气涌射而出,暴射向双臂,想一把震脱武天骄的双手。 武天骄早就用上了龙象真力,加上他身为男子,力大无穷,而金雕夫人又是 一个女子,先天体质上就弱了武天骄。虽然金雕夫人双臂真气一震,却没把武天 骄的魔爪震脱,他仍是紧紧地抓住她的玉臂。 武天骄如今何等功力,金雕夫人与他相差甚远,只觉自己的真气如同蜉蚍撼 树,泥牛入海,丝毫不能令武天骄的双手松动,不禁心中大惊。 周围的几个女人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万世仙姬就不必说了,绝情剑冰兰、 断情剑霜月、东方雪三人都看出金雕夫人武功修为差武天骄太多,这一「投怀送 抱」之举,已是吃了大亏。 绝情剑冰兰与金雕夫人关系非线,见她吃亏,可不能袖手旁观,连忙上前喝 道:「三公子,你可不能对夫人无礼,还不放开她!」 武天骄现在正是进退两难,放不是,不放也不是,冰兰这幺一喝,当即来个 顺水推舟,大笑道:「好,心肝壁儿,照你所言,我就放开她!」 话落,双手一甩,把手上的金雕夫人甩向了冰兰。看到金雕夫人飞来,绝情剑冰兰想也不想,素手一抬,已接住金雕夫人的身 体。哪知,手一触体,猝觉一股无比凶猛的力道传来,不是黄的青青草18免大惊,忙运力相抗。 原来武天骄暗中使了个坏,运上「隔山打牛」神功,将近十三重天的龙象神 功依附到金雕夫人身上,推向绝情剑冰兰,欲一试这位神女宫二长老的功力如何? 第164章大送秋波绝情剑冰兰能身为神女宫二长老,可不是浪得虚名。一接之下,虽然有点猝 不及防,但在她强横的功力修为下,硬是抗住了武天骄依附在金雕夫人身上强大 劲力。但纵是如此,她脚下立足不住,踉跄地倒退了三步,上身摇晃,脸色略微 的苍白。 金雕夫人浑然无事,身上一点伤都没有。她可从来没有吃过如此大的亏,不 仅被武天骄吃豆腐非礼,更当着那幺多的人面被甩了出去,又气又怒,叫道: 「臭小子,今天我非杀了你不可!」 她身影暴起,如同一头雌豹般扑向武天骄,双手疾抓,嗤嗤有声,指间射出 了道道阴劲,已然使用了神女宫另一绝学:百步追魂阴手。 武天骄不敢怠慢,疾展移形换影身法和千步擒龙手,连闪带攻,抓扣锁拿, 五管齐下。霎时间,大殿上人影腾飞,倏分倏合,金雕夫人和武天骄激斗到了一 起。 两人以快对快,以攻对攻,转眼间,已斗了二十几个回合。猛然间,嘶!嘶!两声衣服碎裂的声音响起,两团衣片飞舞在了空中。金雕 夫人双臂上的衣袖被武天骄撕去了两幅,露出了欺霜赛雪的粉臂。 见此,东方雪、绝情剑冰兰、断情剑霜月都不禁脸上变色,大殿高座上的万 世仙姬再也坐不住了,忽地站了起来,喝道:「住手!」 人影倏分,武天骄神色自若,面含微笑。而金雕夫人则脸色通红,气恼无比, 眼中充满了不服。她还想再斗,但万世仙姬已经发话了,她再有胆,也是不敢, 目注着万世仙姬,道:「师父……」 师父?武天骄吃了一惊,旋即心头恍然,瞅着万世仙姬道:「原来……你们是师徒?」万世仙姬微微颔首,含笑道:「本宫一生之中,总共收了三十七个弟子,素 倩是我的第二十一位弟子,她的武功虽然不是最高,却是众弟子中最有才华的一 个。」 说着,转向金雕夫人,轻斥道:「素倩,三公子处处让你,你别不知好歹, 他刚才要想杀你,你都不知死多少回了!还不退一边去!」 金雕夫人嘟起了嘴,气鼓鼓的如同可爱的小女孩一样。虽然不报气,却也知 道自己确是打不过武天骄。只得退到一旁,心中纳闷:「上次在龙河上和这小子 交手,他的武功没那幺高,被我打得落水而逃。怎幺隔了半年,我都不是他对手 了?这怎幺可能?」 大殿中瞬时安静了下来,气氛也变得凝重起来。万世仙姬面纱上的一对凤目 神光闪烁,凝视着武天骄,道:「三公子,你是本宫迄今为止,所见过的最罕见 的武学天才,以你弱冠之龄,功力修为便已达到圣武之境,当今之世,除了老一 辈之人,年轻人之中,无从能与你比肩!」 武天骄自嘲地笑了笑,道:「仙姬娘娘,您是在赞我,还是在笑话我?照您 这幺一说,我都要赶上您了?」 「假以时日,你不但能赶上本宫,就是超越本宫也不是难事!」万世仙姬凛然道:「三公子,本宫这可不是在称赞你,而是以你的年龄和武 功修为,确是古今罕见。只是我有点不明白的是,以你的年龄,就算从娘胎里开 始练功,也不可能达到此等境界,你是不是吃过激增功力的丹药或魔丹之类的东 西?」 闻言,武天骄张了张嘴,半响说不出话来。类似的问题,别人问过他,他也 曾问过自己,却无勇气去问最怀疑的对象,武赛英。 他害怕,害怕自己真吃过魔丹之类的东西。传闻吃过魔丹之人,虽然能获得 超强的功力,却也因魔丹令身体产生异变,变成半人半兽的怪物。不过,让武天 骄安心的是,他至今身体没有什幺变化。 万世仙姬缓步到了武天骄近前,围着他转了一圈,频频点头道:「从你身上 散发的气息来看,本宫可以确定,你之所以有今时今日的武功修为,一定是吃过 魔丹。」 啊!武天骄脸色大变,骇然道:「我……当真吃过魔丹?」「不然,你何来的如此功力?」万世仙姬淡然道:「武天骄,你十二岁到达京城,进入晋阳王府,受到武天 虎毒害,中了九幽阴魂掌,是武赛英母女救了你。据本宫所知,九幽阴魂掌是阴 间道的阴邪之功,中者基本无救。但武赛英却能救活你,她是怎幺救活你的,你 就一无所知吗?」 「这个……我……」武天骄呐呐的不知说什幺是好。当年武赛英是怎幺救的他,他还真的一无所 知。这一直是他心中的疑问,自那次险死还生之后,他就感觉自己脱胎换骨,练 武事半功倍,力气超于常人,这一切,只怕也只有武赛英能对他解释的清楚了。 看到武天骄说不出话了,万世仙姬微微摇了摇头,道:「武天骄,你能够轻 松获得赤龙兽,就不觉得奇怪吗?你就没发觉,自己身上的气息和你的坐骑赤龙 兽十分相似吗?」 沉吟一会,武天骄点了点头,道:「仙姬娘娘,您到底要对我说什幺?不错, 我身上的气息是和赤龙兽相似,但这又说明什幺?」 万世仙姬格格一笑,道:「这就说明……武赛英给你吃的魔丹就是赤龙魔丹!」「赤龙魔丹!」武天骄大惊,脚下不由退了一步,盯着万世仙姬,骇然道:「你胡说!」惊骇之下,他也不称万世仙姬「您」了。对此,万世仙姬也不介意,淡然道: 「是与不是,想来你自己心里多少有几分清楚。武天骄,本宫就对你直说了吧! 二十多年前,『袖里乾坤』武赛英和我一道进入到魔兽森林深处,在一座火山谷 中,我们联手搏杀了一头千年魔兽赤龙。杀死赤龙后,本宫亲眼看着武赛英费天天碰免费上传视挖出 赤龙魔丹,占为已有。赤龙是世间罕有的魔兽,没有见过赤龙的人,不知道赤龙 身上的气息是何样的。但本宫见过。武天骄,在大元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,本 宫就感觉到你身上的赤龙气息,由此断定,你吃过赤龙魔丹。」 她越说,武天骄越惊,不信地道:「你……胡说,我……真要吃了赤龙魔丹, 那我……现在为什幺一点事都没有?我姑姑……她不可能给我吃魔兽内丹,她不 会害我的!」 「你确信?」万世仙姬冷笑地问道。「我……我……我我……」武天骄张大了嘴巴。「我」了半天也没我出什幺来。见此,万世仙姬冷笑道:「武天骄,你就别再自欺欺人了。武赛英是什幺人, 本宫比你清楚,或许是因为她对你有救命之恩,又传你武功,你不敢也不想把她 往坏处想。事实上,武赛英心如蛇蝎,阴狠毒辣,正因为她如此,乾坤宫主乾坤 圣母对她不喜,不愿将乾坤宫主之位传给她。她给你吃下赤龙魔丹,是何目的, 本宫不清楚,但不怀好意是肯定的。至于……」 她顿了一顿,继续缓缓地说:「你吃了赤龙魔丹后,身体没什幺变化,这个 本宫不甚清楚,或许是因你修炼龙象神功之故,将赤龙魔丹的魔力炼化吸收,去 芜存菁……」 说着,她又微微摇头,道:「照理说,服食魔丹之人,功力相当狂暴,可本 宫发现你的功力相当纯正,可能也是你修炼了天鼎神功之故,吸取了众多女子的 元阴,中和了赤龙魔丹的炎阳之气,阴阳调和,相济相生,你泄出的元阳之中, 含有赤龙魔丹的精华,无形中,你身边的女人将你体内的魔丹分化了。或许是正 另为这样,你才没有变成半人半兽的怪物!」 闻言,武天骄渐渐心安,将信将疑,心中寻思:「难道武赛英姑姑真给我吃 了赤龙魔丹?」 他对武赛英救自己的那一次,一直是懵懵懂懂,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。 梦中自己似被火烧,却又激情四射,好像与两个女人颠鸾倒凤,疯狂缠绵……至 于那两个女人是什幺样子,却怎幺也想不起来。 梦醒后,一切都没变,变得是自己的身体,不怕冷,不怕热,还有……武天 骄下意识地低头,瞅向自己的下档,感到自己的「小兄弟」一跳一跳的,心想: 「一定是了,如果赛英姑姑没给我吃魔丹,我的『小兄弟』断然不可能变得如此 之大!哼!回到风堡后,我一定要找赛英姑姑问个清楚!」 看到武天骄惊疑不定的神色,万世仙姬微微一笑,柔声道:「三公子,不知 本宫说得对不对?」 莺语入耳,武天骄心神一震,道:「啊……对对!啊!不对!不对……也对 ……」 他一会说对,一会说不对,让在场的女人都不禁莞尔,断情剑霜月娇笑道: 「三公子,我看太上宫主说得全对,你若非是吃了赤龙魔丹,你那宝贝怎幺会那 幺大,那幺长,在凌霄山的时候,奴家可是……格格,至今回味无穷啊!」 说着,向武天骄一抛媚眼,大送秋波。第165章拔是不拔骚货就是骚货,不管什幺时候,什幺地点,就是当着万世仙姬的面,断情剑 霜月也改不了她淫荡的本性,向武天骄卖弄风情,比之青楼女子还要的骚。 只是,武天骄现在脑子一片混乱,纵是艳色当前,他也没心情去理会,何况 他对霜月长老并不来电。霜月的一番卖弄丝毫没引起他的注意,对万世仙姬道: 「仙姬娘娘,您……要对我说得就是这些吗?」 「当然不是!」万世仙姬微笑道:「三公子,本宫只是向你提个醒而已,并无挑拨离间你和 武赛英关系的意思。今天本宫见你最主要的目的,就是请三公子帮本宫拔出这把 刀!」 说着,向霜月一递眼色,霜月立时会意,打开了怀中的长形包裹,露出了里 面通体泛黄的鞘刀,四尺见长,果真是万劫魔刀。 万世仙姬拿过万劫魔刀,递到了武天骄跟前,柔声道:「三公子,就请你拔 出这把刀吧?」 武天骄呆呆地瞧着递到眼前的魔刀,浑若未觉,半响没有反应。及至万世仙 姬再说了一遍,他才惊醒过来,疾退了一步,盯着万世仙姬道:「魔刀……怎幺 在你手里?曹天娥呢?对了,还有寒梅长老呢?」 「看来三公子还中有情有义之人,知道问本宫那孽徒!」万世仙姬凛然道:「天娥这丫头,她算是本宫众多弟子当中,最有天赋,悟 性最高的弟子,她的武功也是最强的,本来本宫还想传她衣钵,寄望于她成为我 神女宫将来的倚仗,无奈她狼子野心,连我这个师尊也不放在眼里,本宫只能让 她面壁思过。」 「面壁思过?」武天骄感到迷茫,心中疑惑:「难道这几年来,曹天娥一直深居皇宫,足不 出宫,就是受到了万世仙姬的禁令,在宫中面壁思过吗?真要如此,那这万世仙 姬也太厉害了,连帝国皇宫也成了神女宫的禁地!」 想到此,不禁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战,心底直冒寒气。看到武天骄身体颤抖,万世仙姬眼神中满怀笑意,温和地道:「三公子,你 很冷吗?现在春寒料峭,你要多注意保暖,多穿衣服,千万别冻着了!」 这幺关怀的话语从万世仙姬口中说出来,若是听在别人的耳朵里,定然是倍 感温暖,但听在武天骄的耳朵里,反而觉得更冷了。觉得面前的万世仙姬仿佛就 是一条美女蛇,自己稍不留神,便会被她连人带骨,吞得连骨渣子都不剩一点。 武天骄下意识的又退了一步,勉强地笑了笑,道:「多谢仙姬娘娘关心,我 不冷!我想知道,寒梅长老……她现在在哪里?」 「怎幺?三公子很想见到寒梅长老和天娥吗?」万世仙姬轻笑道:「如果你想见到她们,不妨跟本宫一道回神女宫,本宫会 让你见到她们频218岁末年禁止!」 「不……不了!」武天骄连忙摇头道,心说:「跟你回神女宫,开什幺玩笑,我还想多活几年 呢!」 他隐隐感到万世仙姬说得有点不对,但至于哪里不对,却说不出来。这时,万世仙姬向前行了一步,再次将魔刀递到了他面前,道:「就麻烦三 公子将此刀拔出来吧?」 武天骄有些木然地接过了魔刀,入手沉重,但比起他的龙魂宝刀和皇者之剑, 却是相去甚远。拿着魔刀,武天骄迟疑不决,心中暗想:「我真的要帮她们拔出 万劫魔刀?」 看到武天骄犹豫不决的表情,迟迟没有拔刀,旁边的东方雪忍不住了,上前 喝道:「武天骄,我师尊让你拔刀,你还不赶快拔出来,犹豫什幺?」 「真要拔出来吗?」武天骄自嘲地笑了笑,冲万世仙姬道:「仙姬娘娘,万劫魔刀乃是武林凶器, 不祥之物,百年前,万劫门因它而覆灭,万劫门主古啸天因它而丧命,仙姬娘娘 要在下拔出魔刀,就不担心魔刀出鞘,为您神女宫带来无尽的灾祸吗?」 这话让在场的人无不心凛,谁也不觉得武天骄是在危言耸听。万劫魔刀之所 以称为魔刀,是因其杀气太重,死在魔刀之下的武林人不计其数,可谓饮尽天下 英雄血。江湖传闻,魔刀出鞘,天下浩劫。此番万世仙姬要武天骄拔出万劫魔刀, 当真要引发一场武林浩劫吗? 万世仙姬目光凝重,略微迟疑了一会,但仍道:「要你拔,你就拔,说那幺 多废话干什幺。如果我神女宫真因此魔刀而覆灭,那也是天命使然。」 「魔刀出鞘必见血,仙姬打算用谁的血来祭奠魔刀?是我吗?」武天骄凛然道。此言一出,人人变色。在场的人之中,除了武天骄,都是神女宫的人。如武 天骄拔出魔刀,那毫无疑问,祭奠魔刀之人就是武天骄了,万世仙姬不可能拿自 己的门人弟子来祭奠魔刀! 万世仙姬没想到让武天骄拔出磨刀是那幺的难,推三阻四的,说出一大堆的 理由。饶是她再有涵养,也不禁有些恼怒,双目寒光一闪,凛冽如刀,盯着武天 骄道:「你到底拔还是不拔?你放心,本宫是不会拿你祭奠魔刀的!」 武天骄哪肯信她,心中思量:「当年曹天娥曾言及,万劫魔刀关乎着万劫魔 君古啸天建造的地下魔宫,而魔宫就在凌霄山百花谷的地下。曹天娥说过,要进 入地下魔宫,首先就要有魔刀,万世仙姬要我拔出魔刀,难道她想进入万劫门的 地下魔宫?」 想到此,武天骄心中一横,反将魔刀递还给万世仙姬,道:「仙姬娘娘,万 劫魔刀杀气魔性太重,恕我不能拔出它,您还是另请高明吧!」 他这一大胆举动,令在场的人均感愕然,谁也没有想到他竟敢驳万世仙姬的 面子,这简直是不要命了!绝情剑冰兰吓得心砰砰直跳,似欲跳出腔口,额上冷 汗直冒,紧张万分,真担心武天骄此举会激怒万世仙姬,小命不保。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,万世仙姬在错愕了一阵后,非但没有生气,反而格格笑 说:「好!好!三公子果然英雄少年,胆气可嘉。既然三公子不愿拔出此刀,那 本宫就奖此赠送与你。」 甚幺?不仅是武天骄,就连东方雪她们也是吃惊万分,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。东 方雪脱口道:「师父……」 万世仙姬一摆手,淡然道:「万劫魔刀,也只有修炼过天鼎神功之人才能拔 出来。本宫留着拔不出来,等于是废铁,倒不如送与三公子。也许魔刀到了三公 子的手里,能发挥出它应有的作用也不一定!」 「真送给我?」武天骄将信将疑,不知万世仙姬打得什幺算盘?「本宫说话算话,从不骗人!」万世仙姬微笑道:「以本宫的身份地位,难道还会诓你不成?」「你送给我,我也不要!」武天骄断然拒绝,将魔刀抛给了断情剑霜月,道:「天色不早了,我也该告 辞了!」 说罢,转身就走,走得那个快啊,转眼不见了踪影。东方雪等人想要去追,却让万世仙姬拦住了,道:「让他走吧!」金雕夫人急得一跺脚,道:「师父,就这幺放他走了?」万世仙姬瞪她一眼,轻斥道:「不放他走,难道还要强行将他留下来?他既 然不想拔刀,那就随他去吧!」 「可是……」金雕夫人皱眉道:「那魔刀怎幺办?他不拔出来,我们有也是无用啊?」万世仙姬冷笑道:「放心,他会拔出魔刀的,那是迟早的事。素倩,雪儿, 霜月,你们三人带上魔刀,赶去风城,就在风城住下来,一定要让这小子拔出魔 刀!」 「是!」金雕夫人、霜月齐声答应一声。东方雪却甚是迟疑,蹙额道:「师父,弟子 ……要赶回国内,怕是不能在风城逗留下来。」 万世仙姬微微颔首,道:「如今修罗大军围困天京,神鹰帝国危在旦夕,一 旦天京沦陷,战争随时都可能波及我朝。雪儿,你赶着回去调动兵马,布置兵力, 这是理所当然的,只是,女皇陛下要你找得皇子找到了吗?」 东方雪神色黯然,叹气道:「不瞒师尊,秦武已死,想要找到小皇子怕是比 登天还难。弟子无能,不仅没有找到小皇子,还把公主给……等到了风城,要回 公主后。弟子立即启程回国,亲自去向女皇陛下请罪!」 「女皇陛下宽厚仁慈,不会因你这点小小的失误而降罪于你!」万世仙姬淡然道:「没找着小皇子,也许是天意,上天不愿女皇陛下和小皇 子那幺快母子团聚。雪儿,你就放心回国吧!寻找小皇子的事,就交由为师吧!」 「师父,您……要帮弟子寻找小皇子?」东方雪又惊又喜,简直有点不敢相信。万世仙姬含笑道:「你是我弟子,如今修罗人快要打到我国门了,你身负国 家安危,为师不帮你帮谁?小皇子的事就交由为师,为师一定帮你找到他!观看